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手机号码,快捷登录

快捷导航
发帖
返回首页
查看: 859|回复: 87

[小说故事] 花落一地

[复制链接]
亲密认证0
发表于 2020-3-23 2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花落一地


【壹】

已经两个年头了,我在这座商务大厦已经耗费了我两年的青春。
两年来,我没有恋爱,没有旅游,没有用心去生活,只是在一堆的工作中麻痹自己,等待着救赎和被救赎。
把一束百合放在小若的坟前,这是小若最喜欢的花,照片上的小若笑得好开心,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,那是在20岁生日拍的,也是那一天,我认识了辉。这个把我从天堂带到地狱永不复出的男子。
“彤,来来来,给你介绍一下:辉,我的男朋友。”小若煞有介事的咬我耳朵,告诉我,她这一次是绝对的认真。
“辉,这个是我常提起,最铁的好朋友,彤。”
我们象征性地握了握手,我看到辉的眼睛里,是满眼的柔情,心底轻轻的说,小若,这个男人不会伤害你了

我因为拒绝了上司的特殊关爱而辞掉了手上的一份工作,当然因为经济的原因,我不得不搬出每月支付高额房租的单身公寓。小若二话没说,便把我的行李直接拖到她的住处,还好,小若的父母和唯一的弟弟都在国外,三房一厅够我俩个折腾了。
小若是个心底藏不住话的人,很单纯,没有心机。每天都给我讲她的辉对她是如何的好,对她是如何的体贴,如何的关爱,开始我调笑,不经意的笑话她小女人气,渐渐的,我发现我开始莫名的渴望见到辉。也许是寂寞吧,寂寞会让我滋养出这样的错觉。
命运竟是这样的,让我错了,有了开始就没有了结束。
小若的爸爸高血压住院,小若赶紧向公司告假,连奔新加坡去了,临走时,嘱咐我帮她照顾她那一缸辉送给她的金鱼。可是可是,我根本没养过金鱼,不知道怎么换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该放饲料。
放心,放心,确定爸爸没事我就赶回来,再说了,辉可以来帮你的,我都跟他说好了,放心吧。”小若像我挥挥手,坐上车径直向机场去了。

金鱼是小若的宝贝,小若是辉的宝贝,当然,来这里照顾这些可爱的东西是辉的必修课。
“彤,你和小若一起长大?”
“是的。”
“彤,小若小的时候应该很安静吧,她现在都像一个孩子。”辉撒了些饲料继续问我。
“是的,她很乖巧。”
“彤,你说金鱼能听懂我的话吧,呵呵,不知道小若每天给它们讲些什么?”
这一次,我没有回答,我抬起头,看着满眼幸福的辉,除了羡慕小若,我甚至有了丝丝嫉妒。我赶紧起身,把自己锁在自己的小屋里。那一夜,我失眠了,脑子里,浮现出了辉的好看的侧脸。
自己不能拥有,我开始羡慕别人的天长地久。
小若每天都挂电话,话题永远都是辉和金鱼,我永远都是那句:他们都好。
可是我没有告诉小若,我不好,一点都不好。
小若是和我一起长大的,打我的父母离婚之后,我几乎把小若当成自己的救命草,我哭小若陪着我哭,我开心小若也开心,小若比我小一个月,却像个姐姐样的保护我,我看上的东西,衣服,香水,小若总是给我惊喜似的送给我。是啊,这么美丽的小若,这么善良的小若,我怎么可以再喜欢上她喜欢的东西呢?
照着镜子,我告诉自己:陈彤,你可以爱上世间任何一个男子,惟独不可以爱上辉,他是属于小若的。

小若打电话说她爸爸还在住院,她必须再留在那里一段时间,当然也嘱咐我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好金鱼。
我笑骂,傻瓜,你的辉把它们当作自己的儿女一样照顾着,还给它们讲他和你的故事。
电话的那一端是小若幸福的笑,电话的这一端是我淡淡的酸。
如果没有那次生病,那些药片,那些关怀,那些眼神,我想,我永远不会让小若知道我爱上了她最宝贝的东西。
急性肠炎让我疼得在沙发上滚,不停地吐,倾空了胃,连黄色的胆汁都吐了出来。
我衰弱不堪的样子,让刚进门的辉吓了一跳。
“彤,你怎么了?”
“没事,肠炎犯了。”
“都痛成这样了,还说没事,走,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“不,我不去,我怕医院的味道。”
“傻瓜,怎么这么固执呢?那你忍着,我出去给你请医生或者买药,行吗?”
“医生不用了,帮我买一些消炎和镇痛的就好。”
辉很快就回来了,买了一大包药。
“这个先吃两粒,然后是这个一小包,还有这个。。。。”
很久很久,没有人这样关心我了,连我的爸爸妈妈都没有,突然,眼泪不争气的滴了下来。
“彤,怎么了?怎么哭了?是不是还是很痛,先把这药吃了很快就好。”
药是苦的,可是心里是甜的。
也许是药力的作用,我开始昏昏欲睡。
等我醒过来已经是凌晨,床边坐着辉,桌上是煮好的粥。
“彤,醒啦,不疼了吧,我看你睡得香没叫你,等我一会,帮你热一下,你的胃是空的,得吃点东西才行。
看着辉忙碌的身影,我得心比胆汁还苦。
为什么命运不是来得太早就是来得太迟呢?

小若回来了,送了个好看的花瓶给我。
“彤,这个花瓶好漂亮,送给你,你的房间东西少,买束百合插上,很漂亮哦。”
看着如此般的小若,我为自己的感到不耻。
日子还是流水般的过去,小若还是每天讲他的辉,我还是耐心的做一个安静的听众。
“彤,你恋爱吧,一个人过,真的很辛苦。”
“小若,我的父母就是例子,他们不爱对方,所以也不爱我,我要找就找自己最爱的那一个。”
“彤,你看辉送我礼物,他真好!”
“彤,辉说等他的公司有了起色就娶我,我太幸福了。”
“彤,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,因为我有辉。”
“彤,。。。”
“够了,我不要再听,你的辉,你的幸福,你的幸福验证了我的不幸!”我咆哮着,犹如受伤的老虎。
“彤,对不起,我知道你一个很辛苦,我。。”
“不要说了,你知道不知道这一年多我过得多辛苦,每天都看着你和辉出双入对,每天还要听你的如何的思念,你知不知道我心有多痛,每天看着心爱的人却连爱都不能说,甚至不敢多看一眼是多难受?”
“彤,原来,原来,你爱着辉?”小若泪眼迷糊的看着我。若是平常,我一定痛恨是哪个欺负了我的小若,可是当时,我却看不见她的心伤和痛苦。
“是的,我爱他,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。”我为我自己的语言也吓了一跳,天呀,我居然爱上小若的幸福。
我收拾了行李,逃一样的离开了小若的家,不顾小若的哭喊,扬尘而去。我知道,我是怕再看到小若的眼泪,怕看到小若失望的眼神。


【贰】

有些时候以为逃就可以避世,没想到,不幸与惨烈同在。
小若死了。
就在我离开她的第二天。
据说那天下大雨,小若的爸爸病危,小若赶去机场,车打滑,撞上了路栏,车毁了,人不在了。
小若下葬那天我没有去,我没有勇气再见小若,再见辉,只知道,那天辉一句话也没说,等人都走了,辉一个人静静的陪着小若,当然陪着小若的还有我,只是我站在他们看不到我的地方,捧在手心里的百合因为我的泪,像挂满了露珠。
小若,你是不是到了那个开满百合花的地方?
辉走了,看着他落寞的身影,我恨死我自己,是我,是我,杀死了我最爱的小若。
跪在小若的墓碑前,我一遍一遍的诉说着,一遍遍的忏悔着,对不起小若。
不知何时,辉站在了我的身后,当我回头去,辉眼里的柔情不在,是一团燃烧的火焰。
我回到了小若住的地方,金鱼还在嬉戏,可惜他的主人已经不在,我上网进图书馆找寻饲养金鱼的方法;我进了辉的公司,当起他的私人秘书。因为,我要为他们两个赎罪,用我的以后的生命,无怨无悔。


除了工作上必须和我交代,辉几乎不和我说话。
他变了,彻底的变了。
他换女人的时间比换衣服的时间还快,他不再来小若的屋,不再看他们的金鱼,小若走了,不在了,永远不在了。
辉开始酗酒。
那一天,辉喝醉了,朦胧中按响了我的电话,我喂了半天没有声音,以为出了事,我到了辉的家,门没锁,颓废的辉半躺在沙发上。
“辉,你别喝这么多,我扶你进去睡。”
好不容易把辉半拉半拖的扶进房间,一下子我们都倒在了床上,瞬间暧昧的姿势让我无所适从。
也许是酒精,也许是故意,辉开始粗鲁地撕扯我的衣物,开始疯狂的吻我,曾经幻想过的辉的吻,如今却是如此辛酸如此的苦涩。我没有挣扎,没有反抗,我欠的债我必须还的。只是眼泪不听话的滑了下来。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
日子还是一层不变,我依旧每个周末去小若那里,告诉他辉的一切,但是我没告诉她那一晚。
那一夜,原来是噩梦的开始。
辉依旧是个情场浪子,只是要我的理由名正言顺,在他想要的时候,从来不问我的意见,即使我多么的不愿意我也必须忍受。辉常常晚上电话我过去,却见他带着妖冶的女人回来,当着我的面调情,告诉那些女人说我是他的保姆。是的,我把以后的岁月已经交给天上的小若和人间的辉。

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。两年来,除了小若,我依旧没有朋友,对小若,我只有愧疚;对辉,却是歉意,如果不是我害死了小若,他们已经儿女成群了。
我活在自己的地狱里,只想着,怎么结束,我这样的人是上不了天堂的,我想我怕是死了也见不到小若。

逃避,或许死才是终结。
“小若,我想天上人间我都没办法再见到你了,我这样的人只配下地狱,如果有来生,我还要你这样的姐姐,可是,你还要我这样的妹妹吗?”
“小若,我不配再跟你说我爱辉,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,爱是没有错的,错在我爱错了人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“小若,那些金鱼都胖胖的,好可爱。。”
“小若。。。。”
忽然眼前一黑,我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梦里,我见到小若,她还和以前一样,说要保护我,让我和她一起一样幸福,说带我到一个开满百合的地方,我的小若,居然不恨我,还是那样牵我,抱我。小若,小若。。。
小若小若。。。
“医生,她醒了。她醒了。”
眼睛里,是辉模糊的身影,是他吗?他从来没有这样温柔的看着我啊,是他吗?是梦吧,梦里还有我的小若,别醒来,让我一直这样下去。
我再一次昏睡了过去。
醒来时,已经是第三天了,这是护士告诉我,我怀孕了,已经两个月,因为郁结和营养不良,所以昏了过去。她还告诉我说我的先生一直守着,刚刚出去了,说花谢了,却买新鲜的。
花?我的床头是一束百合,我爱的,和小若都喜欢的一种花。
我知道,是辉,但是我已经没有脸见他。
辉,对不起!留下这样的纸条,我悄悄离开了医院。

除了那个鱼缸,我什么也没带走。
我去了南方的城市,再那里,只有小若没有辉。
靠着以前存的微薄的积蓄,我顺利的产下一个女婴,我给他取名字叫:若彤。
孩子一天天的长大,我不辞辛劳的工作,我要把我和辉的女儿养大成人。
我不知道辉有没有找我,就算有,我想我们之间也已经结束了,女儿是我唯一的希望,有一天,兴许她会见到她的父亲。

【叁】

三年后
我把女儿带到以前和小若住的地方,这里依旧和以前一样,开门的居然是辉。
“彤,真的是你?我找不到你,只能在这里等你,你终于回来了。”面对欣喜的辉,脸色憔悴的辉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我拉着若彤说:“辉,这是你的女儿,请你好好照顾她。这么多年,我欠着你的对不起,对不起。。。”
辉一把抱住我:“彤,我们互相折磨得还不够吗?死者已矣,小若是个意外,不是谁的错,3年了,我们彼此活在小若的阴影里3年了,你开心吗?我开心吗?小若开心吗?别折磨自己了,我和你之间都是赢不了自己,可是我们赢了时间,不是吗?”辉的眼泪擦到我的脸上,暖暖的,暖暖的。
在辉的怀里,我终于听见百合花开的声音。

我和辉一起买了一大束百合花,一起跪在小若的墓碑前,让小若作我们的伴娘,让她在天上见证我们的爱情。
因为我和辉爱着,并一起爱着小若。(完)




评分

参与人数 2纹银 +500 收起 理由
秋水翦瞳 + 200 1级精华加分
吴天德 + 300 原创内容~

查看全部评分

7 喜欢Ta就送朵鲜花吧,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! 鲜花榜单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亲密认证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3 22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亲密认证3
发表于 2020-3-23 22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亲密认证0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3 23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亲密认证7
发表于 2020-3-23 23:3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亲密认证1
发表于 2020-3-24 11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
点评

笑笑生这是卡住了吗?  发表于 2020-3-24 15:29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亲密认证0
发表于 2020-3-24 11:4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亲密认证1
发表于 2020-3-24 12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亲密认证1
发表于 2020-3-24 13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亲密认证7
发表于 2020-3-24 1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您所在的用户组(游客)暂无权限查看回复内容,请登录后查看。如需要注册请点击我要注册
回复 送花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01-2020 Comsenz Inc.

小黑屋| 东篱雅苑

GMT+8, 2020-7-11 15:14 , Processed in 0.231055 second(s), 153 queries .